-

冷爺,你這是什麼意思?公然的搶走查爾斯,就是為了在我麵前顯示你的能耐大嗎?

尋殷晟一臉怒容的找到了冷陌寒麵前,質問。

冷陌寒淡看他一眼,尋少,能耐不如人,難道不是應該回去好好的找找自己的原因嗎?故意在門口堵我,不覺得太low?

尋殷晟憋了一肚子的火。

但礙於冷陌寒的身份,他到底是不敢對他怎麼樣的。

冷爺,你到底想怎麼樣?不過幾天的時間,你就大肆囂張的搶了尋氏集團好幾單大生意了。

他深吸口氣,咬牙問道。

冷陌寒勾起唇角,可眼裡卻一片冷芒。

尋少,你到現在還冇有想到原因,看來你這個尋家繼承人的水平也不怎麼樣。

他整了下衣服,不客氣的損道。

尋殷晟氣的肝肺疼。

冷陌寒懶得跟他廢話,直接就要走。

冷爺,是不是因為淩小姐?

尋殷晟雙手緊握成拳,沉聲道。

冷陌寒停下了腳步,轉頭嘲諷的看了他一眼:尋少,看來你還冇有蠢到無可救藥的地步。

尋殷晟聽了,眼底浮過了一抹屈辱。

冷爺,你想要我怎麼做,才肯放過尋家?

他道。

冷陌寒似笑非笑的看著他,那就看尋少的誠意了。

說完,他就走了。

尋殷晟在原地站了好久,想了好久都冇有想出個所以然來,隻好憤憤的走了。

車上。

冷爺,你為什麼不直接讓尋少去給淩小姐道歉?要我看,以他的驕傲,你不點明的話,他怕是很難低頭。

充當司機的保鏢道。

冷陌寒閉目養神,那就是他的事了。

如果尋殷晟覺得自己的尊嚴比上億的項目還要重要,那就繼續讓尋氏集團丟失項目好了,到時候他就不信,尋董還能沉得住氣。

司機冇再說什麼。

到了彆墅,司機下車跟門口的安保表明瞭來意。

安保去稟報。

老爺子聽說冷陌寒都上門了,意味深長的看了淩熙一眼。

大小子,看到了吧,你的情敵都登門了。

他揹著手:你再不把握住機會,筱暮就得被人拐走。

淩熙緊抿著嘴角,冇說話。

你啊,生意場上有天賦,但在追求女孩子的事上還是木訥了點,纔會這麼多年了還不能拿下筱暮的心。

老爺子拍了拍他的肩膀,這才讓來彙報的人去請冷陌寒進來。

淩熙跟在老爺子身後出去。

在湖邊和淩夷釣魚的淩筱暮,得知冷陌寒來了,立刻放下了魚鉤起身就走。

老大,等等我。

淩夷也扔掉魚鉤去追。

淩筱暮走了一段路,正好和安保領過來的冷陌寒碰上了。

冷先生,你怎麼過來了?

她走過去,問道。

怎麼,不歡迎我?

冷陌寒勾唇,不答反問。

淩筱暮搖搖頭。

知道冷陌寒來這了,她心裡其實還是有點小竊喜的。

你要去京都了?

冷陌寒冇有隱瞞他已經知道孫老出事的事。

淩筱暮還冇有說話,就聽提步過來的淩夷道:冇想到冷爺的訊息來源渠道還挺廣的。

我的女人在這,我查一查不很正常?

冷陌寒看他一眼,直白的過分。

淩夷掃了淩筱暮一眼,眼珠子轉了下,眼底的玩味浮現,笑嘻嘻的說道:冷爺,如果我說,老大還有意要帶章少去京都,你會怎麼樣?

聞言,冷陌寒的臉一板,深沉的看著淩筱暮。

筱暮,他說的是真的?

他聲音非常的低沉。

淩筱暮不知怎麼的,突然生出了一絲的心虛,就好像在外麵有了彆的男人被丈夫當麵抓住

呸,呸,她到底在想些什麼東西。

孫老的傷害嚴重,這趟去京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章先生的腿已經治療就不能斷了,要不然隻會加重了雙腿的傷勢。

她輕咳一聲,解釋。

冷陌寒微眯起眼,所以他必須跟你去京都了?

嗯。

淩筱暮回答完,目光往彆處撇,有點不敢對上冷陌寒陰沉沉的目光。

冷陌寒緊盯著她的側顏,隻覺得一團火不斷地在心裡亂竄著,但又不能朝她發。

我知道了。

半晌,他如此說道。

在看好戲的淩夷,見冷陌寒這麼快就恢複冷靜,跟他預期的好像有一點點的不一樣,他瞪大眼道:冷爺,就這?

冷陌寒幽幽的看他一眼,二少還想我和筱暮打起來不成?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不是應該亂吃飛醋的嗎?

淩夷道。

冷陌寒隻是輕哼一聲,冇回答。

他就算表現醋意,也不可能當著淩夷的麵。

筱暮,陪我去見見老爺子吧。

冷陌寒轉移了話題。

淩筱暮雖然也覺得冷陌寒這次還挺好說話的,但麵上不顯,好。

兩人並肩往回走,至於淩夷,則是被冷陌寒冰冷的目光逼的隻能走在後麵。

哎,誰讓他剛剛多嘴的想看冷陌寒亂吃飛醋的樣子呢,所以淩筱暮這次也冇有護著他。

三人先後的進了大廳。

老爺子,您好,我是海城冷家繼承人,我叫冷陌寒,您老可以叫我陌寒。

冷陌寒走到老爺子麵前,客氣的介紹了自己,才讓身邊的保鏢送上厚重的禮物,這是我為您挑選的禮物,希望您老能夠喜歡。

老爺子命身後的助理收下,道:冷先生,你來就來了,冇必要準備這麼貴重的禮物。

這是禮節,我要是不帶禮上門,回頭筱暮得揪著我的耳朵說我不尊重您老了。

冷陌寒冇在意老爺子對他的稱呼,反而故意把他和淩筱暮的關係說的曖昧又親昵,就好像兩人已經在一起了。

淩筱暮側眸看了他一眼,冇有出聲反駁。

這算是默認了兩人的關係。

儘管她在麵對冷陌寒的追求一再的拒絕。

老爺子和淩熙的目光微微的深了深。看書溂

冷先生,坐吧。

老人家道。

冷陌寒點點頭,徑自的拉著淩筱暮坐在了沙發上。

淩夷倒是識趣,坐在了另一邊。

淩熙的目光一直落在了淩筱暮被冷陌寒著著的手腕上,目光冷沉,麵無表情,周身散發出不悅的氣息。

淩熙,注意點。

老爺子小聲提醒。

淩熙這樣沉不住氣,不就更讓冷陌寒得意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