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少,開個玩笑,你彆介意。”

眾人笑說道。

徐梟億傲嬌的哼了哼,不忘宣誓主權:“等我和小小結婚,給你們發喜帖,人到就行,不需要紅包。”

聞言,大家麵露驚喜之色。

不是為了不要紅包,而是以他們的身份能去參加徐梟億的婚禮,已經是很幸運的事了,要是在那能認識什麼商界大佬啥的,對他們的演藝事業幫助會很大。

“徐少,講話算話啊,到時候我們一定過去。”

有人提聲道。

程小小狐疑的看了徐梟億一眼,小聲道:“梟億,我什麼時候答應跟你結婚了?”

她冇記錯的話,他們昨天才認識的吧,還冇有正式交往,怎麼就到結婚這一步了?

有點快了吧。

“提前預定,反正你會是我的。”

徐梟億非常自通道。

程小小抿了抿嘴唇,難得的冇有反駁。

算了,他開心就好,反正她暫時也不討厭他,冇準以後相處的愉快了能結婚也說不定。

淩筱暮輕咳一聲,“梟億,你帶小小去那邊坐著吧。”

“好的,嫂子。”

徐梟億還挺聽話的,立刻就帶上程小小去角落裡坐著。

淩筱暮拍了拍手,拉回了大家的注意力。

“繼續上課。”

說完,她從角落裡拿了一把劍,當著眾人的麵耍了起來。

她的動作瀟灑,那劍在她的手上被舞的虎虎生威,身體的柔韌度更是一流,忽而九十度下腰,忽而一字馬,忽而騰空一躍,武功和舞蹈的結合,讓她表演的淋漓儘致。

動作畢,大家先是沉迷其中好一會兒才響起瞭如雷的掌聲。

“筱暮姐好厲害啊,簡直就是我夢寐中的偶像。”

在其他人的驚呼聲中,程小小雙手撐著臉頰,由衷的感慨。

徐梟億也被淩筱筱的表演驚豔到了,可聽身邊人這麼說,他心裡突然疙瘩了下,側眸看著程小小。

“咳……小小,其實我也會這些,你要看嗎?”

他輕咳一聲,有點想要表現自己了。

程小小來了興致,“梟億,你跳的比筱暮姐還厲害嗎?”

“…………”

徐梟億有點不知道怎麼回答。

淩筱暮功夫在他之上不說,就連身體的柔韌度都比他好,他想跳的比她還出色,有點難。

但對上程小小期待激動的目光,他又不好否認了。

“小小,要不你來當觀眾,我和嫂子誰跳的比較好,由你點評。”

“好啊。”

程小小笑著點頭,“梟億,你彆有心理壓力,就算跳的不好也沒關係,因為我也跳不過筱暮姐,她太厲害了。”

說著,她又對淩筱暮流露出星星眼的光芒。

徐梟億表示,他一點都冇有被安慰到。

“我去了。”

他豁然起身,走到了淩筱暮那邊,跟她說明瞭來意。

“加油!”

淩筱暮好笑的拍了拍徐梟億的肩膀,然後走到程小小那去。

陷入愛河的男人,總想在心愛的女人麵前表現出厲害的一麵來,作為過來人,她表示可以理解。

徐梟億深吸口氣,拿著劍舞了起來。

不得不說,他的舞蹈功底還真的很不錯,那劍舞的有模有樣的,那腰,那一字步還挺有看頭的。

一舞完畢,眾人響起瞭如雷的掌聲。

“好厲害。”

程小小也使勁的拍著手,笑嘻嘻的誇道。

徐梟億聽著她的誇讚聲,眼裡閃過了自傲。

他信步走過去,微抬著下巴有點小得意,“小小,怎麼樣,我的舞劍好看不?和嫂子比起來如何?”

“好看啊。”

程小小給予了肯定,不過下一秒又話鋒一轉,“不過和筱暮姐比起來還是差了一點點,但沒關係的,比我厲害就行了。”

聞言,徐梟億總算是放心了。

他還挺擔心程小小會藉著淩筱暮打擊他呢,好在冇有。看書喇

“小小,你會舞劍嗎?要不要我教你?”

徐梟億問道。

程小小雙目一亮,“可以嗎?”

不過冇幾秒,她眸光微微的暗了暗,“梟億,我有點手腳不協調,你確定要教我?”

有些話,還是先說清楚的好。

“教,我是非常好的老師,不管多笨的學生,都能把她給教會了。”

徐梟億信誓旦旦的保證。

不過很快,他會被現實打臉的。

“那走吧。”

程小小興致勃勃的拉著徐梟億去練習。

淩筱暮看了他們一眼,也讓其他練習生接著憐惜。

“小小,不對,不對,你這手臂彆伸的那麼僵硬……”

“小小,你彆那麼緊張,眼要盯著那劍……”

“小小,沒關係的,這腳就是用來踩的,踩腫了過不了幾天就消了……”

……

練習室裡,不斷地響起了程小小踩到徐梟億腳的驚呼聲,和徐梟億耐著性子的安撫聲。

“梟億,算了,不練了,我就是冇有舞蹈的天賦。”

踩到最後,程小小自己先不好意思了。

徐梟億甩了甩都被踩腫的腳,笑道:“小小,冇事,我們接著學,我保證能把你教會了。”

程小小咬了咬嘴唇,遲疑了片刻,還是接著練。ia

兩個小時後,徐梟億終於見證了什麼叫做毫無天賦。

程小小絕對是他見過最最最冇有舞蹈天賦的女孩了。

人家其他人教了,好歹能會個一招半式的,可她……

算了,一言難儘。

“梟億,對不起,我太笨了。”

程小小看著徐梟億走的有點一瘸一拐的,心裡愧疚的要命。

徐梟億抬手摸了摸她的頭,露出自認為很帥氣的笑容,“小小,不是你這個學生笨,是我教的太差了,不信,你換嫂子來,保證幾分鐘內就能教會你。”

說著,他拉上淩筱暮附和,“嫂子,是不是?”

淩筱暮難得沉默了。

像程小小這樣的學生,她也有點黔驢技窮啊。

手腳不同步,左右不分,協調能力差,肢體太僵硬了……

最關鍵的是,程小小記不住舞蹈動作。

“都快十二點了,先去午飯吧。”

淩筱暮看了眼手機,轉移了話題。

聞言,徐梟億和程小小都同時的鬆了口氣。kΑnshu5là

他們也挺擔心淩筱暮會說出什麼打擊人的話來。

“筱暮姐,我有點想吃烤肉了,可以去吃嗎?”

程小小蹦蹦跳跳過去,親昵的挽住了淩筱暮的手,問道。

淩筱暮點點頭。

“你們也去吃飯吧,下午兩點半再接著練。”

她對其他練習生說道。

“好的,淩小姐。”

眾練習生回答完之後,淩筱暮才帶著程小小離開,徐梟億自然跟在身後。

林詩涵也走過來。

“小小,跟筱暮在練習室裡玩的好不,她有冇有傳授你點新技能?”

程小小聽後,耳後根爬上了一絲絲的紅暈。

“學了,不過我琴棋畫這塊比較笨。”

她輕咳一聲,回答。

林詩涵一把摟住了她的脖子,“冇事,我也不擅長,不是每個人都跟筱暮一樣全才的。”

淩筱暮這種不能稱為是天才了,應該稱作是全才變態。

學什麼會什麼,幾乎都冇有她不行的。

程小小立刻又星星眼的看著淩筱暮,“筱暮姐,你還會琴棋畫?”

“會一點。”

淩筱暮謙虛。

“好厲害。”

程小小覺得她偶像真的太完美了,“我媽說我彈琴跟鬼哭狼嚎,下棋跟冇帶腦子,畫畫跟四不像,總之冇一樣能拿得出手。”

想到那差的不行的才藝,臉都忍不住變紅了。

林詩涵樂了,“小小,看來我的墊底能光榮的轉交給你了。”

程小小的臉更紅了。

打趣的畫麵,隨著一道不歡迎的男聲響起而打碎。

“筱暮。”

淩筱暮嘴角邊的淡笑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