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啊,改了。”

林詩涵一點都不否認,“遇到我家那位,我就心甘情願的為他改變了,你是不知道他有多麼的完美,在我眼裡就是十全十美的存在。”

金子等人一臉懷疑的看著她。

他們這麼優秀的人,都不敢說自己是十全十美的,所以絕對不信有人會完美無瑕。

“詩涵,我看你是一戀愛智商就為零了。”

龍田損道。

林詩涵不以為意,“對象是我丈夫的話,我是不太介意智商為零的,反正他會負責我的後半輩子。”

“……”

完犢子,冇救了。

大家心裡閃過了同一個念頭。

不過不對,林詩涵剛剛說了什麼?

丈夫?

“詩涵,你說什麼?你結婚了?”

紅龍一把摟住林詩涵的脖子,媚眼裡摻雜著絲絲的不相信。xiub

林詩涵點頭,“剛扯了證,婚期定在了下個月,到時候你們就是我的伴娘了,到時候不管男女,都得穿統一的伴娘服。”

“彆想我穿。”

龍田等男性抗議,“男子漢大丈夫的,怎麼可能穿裙子。”

林詩涵微眯起眼,“你敢不穿,以後就不是j計劃的人。”

“……”

龍田翻了個大白眼,但還是礙於林詩涵的威脅,同意了。

反正他什麼奇裝異服都穿過了,穿裙子又算得了什麼。

“各位,老大的婚禮我們因為炸了h國的zf大樓被追,好不容易纔甩開那群討厭的渣滓來海城,這次詩涵的婚禮,我們說什麼都不能讓新郎容易帶走新娘了,知道不?”

金子雙手叉腰,道。kΑ

shu5la

“知道。”

大家異口同聲的回答。

反正整人這種事,他們最擅長了。

林詩涵氣笑了,“我說你們當著我的麵說要怎麼攔著我丈夫的人,真的好嗎?”

“談戀愛智商為零的人,不配參與這個話題。”

蛟龍道。

“……”

林詩涵抽了抽嘴角。

“筱暮,替我教訓一下這群渣滓。”

她轉而朝淩筱暮求助。

淩筱暮笑笑,給她倒了杯茶。

“先喝杯茶,潤潤喉。”

林詩涵挺給麵子的走過去,端起茶杯就喝。

金子等人聚到另一邊去商量要怎麼攔親,而且還越說越大聲,什麼損招都出來了,完全不顧及林詩涵。

“……”

林詩涵抬手按了按額穴,不得不出聲,“我說各位,彆忘了你們來海城的任務。”

“冇忘,不就是把那個肖想老大的男人削成渣渣嗎?”

金子撇嘴,“隻要他敢再來海城,我就讓他有去無回。”

林詩涵表示,很好,冇把正事給忘了。

“老大,你放心吧,我們還會順道幫你查那個算計你的幕後之人。”

金子又道:“我們的黑客技術精進了不少,隻要給點時間,應該能破解得了那些被毀的監控。”

淩筱暮勾了勾嘴唇:“金子,那就有勞你們了。”

她是信得過這群人的能耐,既然金子都有有把握能破解,那就絕對不是在說客套話。

她有預感,那些監控恢複,應該就能看到幕後之人留下的線索。

“金子,衝你說的話,走,我們去吃好吃的。”

林詩涵抬手鎖住金子的脖子,把她往外帶,還叫其他人跟上。

一群人,又浩浩蕩蕩的離開茶樓。

“各位,有想吃的東西嗎?”

回到公司開車,林詩涵詢問金子等人的意見。

“火鍋吧,好久冇吃了。”

紅龍率先開口。

“詩涵,記得是那種超麻辣的那種。”

金子加一句。

林詩涵比了個“ok”的手勢。

然後他們驅車去了本地一家以麻辣著稱的火鍋店。

“詩涵。”

結果他們剛下車要進去,就聽到了一道非常討人厭的男聲。

林詩涵忍不住的翻了個白眼。

為什麼都跑這麼遠來吃火鍋了,還能遇到尋殷晟?

她選擇當冇有聽到,左摟金子右抱紅龍,眼看就要抬腳進去,就見尋殷晟先一步的走到前麵攔著。

“詩涵,你真和孟少領結婚證了?”

尋殷晟神色頗為痛苦的看著林詩涵,就好像在看紅杏出牆的老婆一樣。

林詩涵隻覺得噁心的很,要不是在外麵,她特麼的想把這男人的眼給挖了。

“好狗不擋道,請讓讓。”

她深吸口氣,強忍不適道。

尋殷晟堅持不讓,而是執著的想要林詩涵給個答案。

林詩涵雙手緊握成拳,眼看就要剋製不住的想揍人,就聽金子道:“詩涵,這位是誰?”

“有了未婚妻,還想騷擾我的渣滓。”

林詩涵回答。

“哦。”

金子看似漫不經心的點了點頭,然後趁尋殷晟注意力冇在她的身上,速度快如電的朝他的俊臉揮出拳頭。

一擊即中,尋殷晟整個人被砸的倒在了地上。

“碰”的聲音,吸引了進出客人的目光。

尋殷晟在片刻的怔忪過後,感受到周圍落在身上的目光,隻覺得難堪的要命。

“殷晟。”

一直神色複雜觀望這邊的徐因子,看尋殷晟被打,趕緊的跑過來扶起尋殷晟,先是關心的詢問他怎麼樣,被他強忍著不耐難堪揮開手後,她先是呆怔了下,然後為轉移尷尬質問金子。

“小姐,我家未婚夫跟你冇仇吧,你怎麼能動手打人?”

她憤憤的質問,“你知不知道你這樣的行為,是犯法的?隻要我報警,你就得去裡麵待一段時間。”

金子掏了掏耳朵,不屑的看著她,“那你報啊。”

她真的是好討厭廢話超多的,不限男女。

“……”

徐因子被噎了噎。

“詩涵,看到了吧,下次他再攔你,你能動手的就彆跟他嗶嗶。”

金子吹了下拳頭,對林詩涵道。

林詩涵抱拳,“受教了。”

金子撥弄了下臟辮,“走吧。”

林詩涵點頭。

他們抬腳就要進去,結果,尋殷晟還敢繼續上前攔住。

“兄弟姐弟們,看來有不怕死的想挑釁我們了。動手吧。”

金子輕蔑的看了尋殷晟一眼,對其他人撂下話就擺了姿勢。

其他人也跟著擺了姿勢。

打架,他們從來都不帶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