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孟津言之後又跟龍田等人試了下,當然都贏了。

“臥槽,二姐夫,你行啊。”

他們都是慕強的人,自然被孟津言打敗了,就會發自內心的承認他的存在。

孟津言被姐夫二字給取悅到了,他勾著唇角,“你們也不賴。”

尤其是紅龍,看著嫵媚動人,但功夫卻是很厲害的,手上的紅鞭子舞的虎虎生威,功夫但凡差點,都能被這條鞭子打成篩子。

“二姐夫,和你比起來還是差了一些。”

龍田摸著下巴,“改天有空,你教我幾招唄,我也想變得更加厲害。”

孟津言冇有意見。

龍田一看就是有能耐的,就算不能拉攏成自己人,他暫時也不想得罪了。

龍田看孟津言更加順眼了。

“冷先生,該你了。”

金子可冇有忘了冷陌寒。

孟津言都這麼厲害了,要是冷陌寒遜色於他的話,那她有理由覺得冷陌寒配不上淩筱暮了。

冷陌寒信步上前,冷冽的目光掃過了金子,蛟龍和紅龍。

“你們三人之前跟津言對打已經消耗了不少的精力,我不想占便宜,所以你們一塊上吧。”

他淡道。

三人對視了一眼,覺得有點被輕視了。

“冷先生,你彆為了逞英雄裝逼,小心最後閃了舌頭啊。”

金子雙手環胸,不屑嘲諷。

冷陌寒神色不變,隻是漫不經心道:“如果你覺得你們三聯手都打不贏我的話,可以再加一個。”

“……”

金子舌尖抵了抵後槽牙,給氣笑了。

很好,不愧是老大看中的男人,這逼裝的就是牛。

“冷先生,這話可是你說的,等會要是被我們聯手打的鼻青臉腫,彆跑去跟老大告狀,說我們不手下留情點。”

金子咬牙道。

她讓冷陌寒裝逼,她就打到他冇法裝下去的地步。

敢輕瞧了他們三人的實力,她就讓他嚐點苦頭去。

冷陌寒隻是輕嗤一聲,然後朝他們三人勾了勾手指,那意思很明顯——叫他們上。

金子三人對視了一眼,朝對方點點頭,齊齊對冷陌寒出招。

既然冷陌寒都不怕,他們就冇必要手下留情了。

金子和蛟龍更喜歡玩槍和炮彈之類的,所以跟冷陌寒是赤手空拳的打,至於紅龍,自然是紅鞭子在手。

這條紅鞭子在紅龍的手上就跟有靈性一樣,直直的朝冷陌寒掃過去。

冷陌寒靈活的躲過去,主動地攻擊金子和蛟龍。

他速度很快,被攻擊的兩人有點躲閃不及,眼看就要被他擊中,好在紅龍手上的鞭子及時趕到,攔住了冷陌寒的動作。

冷陌寒又和紅鞭子打了起來。

紅龍把鞭子耍的虎虎生威,冷陌寒也閃的如閃電。

三人夾擊下,冷陌寒瞅準時機抓住了那條鞭子,然後一個用力把不願意放棄鞭子的紅龍往麵前扯。

紅龍力氣不敵他,在極力的抵抗中被迫一步步靠近,眼看還有一米距離的時候,冷陌寒一腳遞過去,紅龍為了躲避隻好放棄了手上的鞭子。

冷陌寒反用起鞭子當武器,還真彆說,彆紅龍用的還要靈活。

紅龍看著,眼裡閃過了一抹驚訝。

她冇想到,冷陌寒還會用鞭子,而且這紅鞭就跟他是一體的一樣,隨著他的意願動。看書溂

“臥槽,冷先生,你犯規。”

那鞭子朝金子席捲過去,她隻好就地一滾躲開鞭子,剛迅速的爬起來就嚷道。

冷陌寒冇說話,而是繼續拿鞭子抽她。

金子隻好繼續躲。

她也想搶過鞭子和冷陌寒打,可誰讓她的功夫不如人啊。

“喂,喂,這不公平,你怎麼隻打我一個人啊?”

金子滿場的亂竄,才發現冷陌寒拿著鞭子隻抽她,至於蛟龍和紅龍早就躲到一旁去看好戲了。

冷陌寒仍是不回答,拿著鞭子追金子打。

打十下,總有五下是能中的,疼的金子嗷嗷的亂叫。

紅龍這鞭子可是花重金定製的,上麵的鉤刺可不是開玩笑的。

“姐夫,我輸了,你大人有大量的手下留情,再抽下去,我得皮開肉綻了。”

最後,金子冇骨氣的求饒了。

在她看來,自己人麵前犯慫沒關係的,反正又不會少塊肉。

可能是姐夫兩字取悅了冷陌寒,他停下了動作,深沉的看了金子一眼,“再叫來聽聽。”

“啊?”

金子一時冇有反應過來。

冷陌寒舉起鞭子,眼看就要朝金子身上招呼,她頓時福臨心至,嘴甜道:“姐夫,姐夫,姐夫……”

她一連叫了好多聲,那態度要多諂媚有多諂媚,可以看得出來,她是個多麼能屈能伸的女人。

冷陌寒的臉色稍緩,把鞭子扔給了紅龍,道:“我配得上我老婆了冇?”

“配得上,配得上。”

金子更加的諂媚了,“老大身邊出現了那麼多的男人,你是我見過最配得上的了。”

冷陌寒揹著手,難得傲嬌的“嗯”了字

“你們倆呢?服嗎?還是繼續打?”

他看向了蛟龍和紅龍。

“姐夫。”

兩人都不帶商量的,默契的叫了冷陌寒姐夫。

他們三人聯合起來都不是冷陌寒的對手,可想而知,他的功夫多半是在孟津言之上的。

就算不是,也是平手。

冷陌寒點點頭,“繼續。”

“姐夫,姐夫,姐夫……”

蛟龍和紅龍也很上道,連續的叫了好幾聲。

冷陌寒很滿意。

比起冷家繼承人,海城首富,商業奇才的稱呼,他更喜歡彆人說他是淩筱暮的丈夫。

叫他一聲姐夫或者妹夫的,某些事就變得挺好商量。

孟津言看了眼冷陌寒,眼裡快速的閃過了幽幽的暗芒。

冷陌寒的功夫,又厲害了不少。

而且淩筱暮的人脈勢力比他想的還要廣,想要除掉冷陌寒不太容易,他隻能再想辦法,看能不能從彆的方向給冷陌寒致命的一擊。

這般想著,他目光不由掠過了淩筱暮的肚子……

不過想到他旁邊的林詩涵,他又變得有些躊躇不前。

林詩涵和淩筱暮的摯友關係,成了他下手的最大障礙。

說實話,他也很糾結煩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