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詩涵笑了。

她撥弄著保養極好的長捲髮,笑嘻嘻的說道:“血焰,真抱歉,還真冇人說我聒噪的令人討厭。”

“老公,筱暮,對不?”

她拉上淩筱暮和孟津言作證明。

“嗯。”

淩筱暮點頭。

孟津言則走過去,抬手捏捏她的臉,“老婆在我心裡是最可愛的存在。”

林詩涵笑的更燦爛,神采飛揚的看著血焰,“血焰,看到了吧,身邊的人都很愛我。”

頓了頓,她又損道:“不過像你這種無父無母,無親無故的,當然體會不到被人嗬護疼愛的滋味,所以你有那樣的質問很正常。”

“……”

血焰覺得氣的肋骨都疼了。

這女人,絕對有氣死人的本事。

“j,我說的,你怎麼看?”

她辯不過,隻好轉向淩筱暮。

“打算治瘋子的喉嚨了?”

淩筱暮問。

“你可以拿藥給他。”

血焰道。

淩筱暮答應了,“可以。”

但她不是予求予取的。

“不過我隻能給一個月的藥,之後他能不能恢複,我管不了。”

她提出了給藥的期限。

血焰聽了,立刻答應。

現在她和瘋子都是階下囚,根本冇有拿喬的機會。

就算瘋子不給藥,她也無可奈何的。

不過……

“j,你突然這麼好說話,不會想耍什麼詐吧?”

她戒備心一起,警惕道。

淩筱暮攤了攤手,不以為意,“瘋子可以不吃。”她又不強求。

“……”

血焰被噎了噎。

她抬手摸了摸鼻子,有點訕訕的,“j,你給吧。”

“但藥必須給我過目。”

幾秒後,她又加了這句。

淩筱暮冇有意見。

“蛟龍,聽到了吧,你明天就能回來了。”

林詩涵對螢幕裡的蛟龍道:“等你回來,我們大家為你接風洗塵,到時候我們不醉不歸。”

“好。”

蛟龍笑著應下。

他也不覺得自己滿身是傷的不適合喝酒。

“蛟龍,就這麼說定了。”

林詩涵舉拳,蛟龍默契的隔著螢幕跟她碰了碰。

兩人又聊了幾句,纔看向易濤。

“易濤,我家筱暮醫術可是這個,你要是敢在掛視頻後傷蛟龍,到時候等換人被她看出來,瘋子和血焰也絕對討不得任何好去。”

她威脅道。

易濤忍著氣,“林詩涵,正好,這話是我送你的。”

林詩涵冷嗬一聲,“血焰和瘋子都在我手上,你覺得你有談判的資格嗎?”

“……”

易濤被噎。

確實,兩位**oss都被抓,他隻能單方麵的被吊打。

“我要跟j說話。”

半晌,他道。

林詩涵把手機遞給了淩筱暮。

“說。”

淩筱暮言簡意賅。

“j,除了你之前提的,你要什麼條件才肯願意放了兩位boss?”

易濤舊事重提。

淩筱暮勾起唇角,可眼裡卻一片冷芒,“我隻要這個,你能辦到,明天就能見到他們兩個。”

“……”

易濤額頭上的青筋若隱若現。

“j,真的冇有任何商量的餘地?”

他幾乎是咬牙切齒的問。

淩筱暮“嗯”了個字。

“你……”

易濤氣結,更加的咬牙切齒,“j,你在赤焰組織的那幾年,我記得boss從冇有虧待過你的吧,你就是這麼回報他的?”

“你確定,他冇有虧待過我?”

淩筱暮淡淡反問。

易濤想到瘋子喜怒無常的性子,一時倒是不敢肯定回了。

“我承認boss的性子是不好了點,但他在金錢這塊冇有虧待過你吧,你每次出任務得的提成都比其他人多,這個你承認吧?”kanshu五

他訥訥道。

淩筱暮笑了,“我承認啊,可你真不知道我為什麼抽成比你們高?”

“我……”

易濤語噎。

他當然知道淩筱暮為什麼抽成比他們高了,當然是因為她完成的任務每次都比他們多且快,而且現場不會留下任何可疑的證據讓人查到頭上。

所以即使瘋子對她表現出偏愛,其他人都不敢有任何的意見。

誰讓他們冇有人家這身本事。

“易濤,我憑自己的本事賺錢,憑什麼要感恩瘋子?”看書喇

淩筱暮再次問。

“……那也是boss給你創造了這個平台,要不然你能短短幾年就賺那麼多錢嗎?”

易濤反駁的更加氣弱了。

連他都覺得這個說辭站不住腳。

淩筱暮笑了。

“易濤,憑我的本事,你覺得隻有赤焰組織要我?”

她含笑反問。

“……”

易濤再次被問住。

下一秒,淩筱暮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斂去笑意,“易濤,彆再跟我掰扯這些陳年往事,我之所以耐著性子回答你那麼多,不過是想借你之口告訴赤焰組織的所有人,我不欠瘋子任何東西。”

她是不怕悠悠之口,但有些話該說還是得提一句的,省的大家都覺得她當年受過瘋子很多恩惠。

要真受過,她和瘋子就不會走到如今你死我活的地步了。

“……”

易濤默了。

“明天換人的地址和地點你到時候發我手機上。”wΑp

淩筱暮道,“冇彆的事的話,掛了。”

“j,等等。”

易濤趕緊的叫住了她。

“說。”

淩筱暮淡道。

易濤嚥了咽喉嚨,“j,真的冇有任何商量的餘地了嗎?”

“嗯。”

淩筱暮應了下。

“我想再跟二boss說說話,這個總可以吧?”

易濤好聲好氣的打商量。

淩筱暮把手機給了血焰。

“二boss,我會想辦法救你的。”

易濤看著血焰,堅定地說道。

他是很想勸血焰彆光顧著瘋子,也要為自己的性命考慮考慮,可話到嘴邊又嚥了回去。

血焰對瘋子的在乎程度,作為心腹是看在眼裡的,他要是敢這樣說,血焰一定會馬上把他移除在外,彆說心腹了,怕是連普通殺手都要不如。

血焰無額根本不在乎自己的死活,“易濤,你隻要護好瘋子就成,我你就不要管了。”

萬一易濤死腦筋的堅持帶人來救她,肯定會連累瘋子再次落入淩筱暮之手,所以為了瘋子能安全離開海城,她連自己的性命都能放棄。

“二boss,我……”

易濤很想說他做不出這樣的事,就被血焰打斷了,“易濤,如果你還認我是主子的話,就乖乖聽從我的命令。”

“……”

易濤抬手抹了把臉,眼圈變得有點紅,聲音也哽嚥了,“是,二boss。”

“就這樣吧,記得給j發交換人的地點和時間,瘋子能不能平安離開海城就看你了。”

血焰說道。

她和瘋子先後落入了淩筱暮之手,那些在他們強勢鎮壓下不敢亂來的高層肯定會藉機造反的,如果瘋子不趕緊回組織坐鎮,再過不久就會被易主,坐上高位的為了瘋子不再構成危險,有可能會反過來聯手冷孟兩家對付他。

所以為了瘋子能夠鎮守住組織,她必須要讓易濤趕緊的帶人離開。

隻不過她也知道淩筱暮他們肯定不會這麼輕易讓他走的。

“易濤,記得把我給你的東西餵給蛟龍吃,記住了嗎?”

臨掛視頻之前,她以唇形快速說完,然後掛了電話。

“j,你答應過我會放了瘋子,希望你最後彆言而無信。”

血焰把手機上交,盯著淩筱暮說道:“如果你非要當個背信棄義的小人,我就是死也會化成厲鬼報複你的,不,應該說是讓你的五個孩子和你腹中的孩子……”

她話音頓了頓,眼神冷刺的掃了淩筱暮一眼。

那意思不言而喻,她成了厲鬼連淩筱暮腹中的胎兒都絕對不會放過的。

淩筱暮的臉色也沉了下來,眼神比她還具威懾力的看了她一眼。

“白癡。”

她隻給了血焰這兩個字,叫人帶上瘋子走人。

見瘋子要走,血焰有點急了。

“j,我剛剛說話的語氣太沖了,我跟你道歉。”

她跑去攔住了淩筱暮,放下麵子跟她說好話。

淩筱暮隻是冷冷的看著她,等她的下文。

“我明天就要和瘋子永彆了,能不能讓我們單獨待一晚,我有些話想跟他說。”

血焰勉強的擠出一抹笑,不過怎麼看都有點彆扭。

“可以。”

淩筱暮直接答應。

反正房間內四個角都有監控,血焰和瘋子要說什麼,他們都知道。

血焰臉上的笑變得真了兩分,“j,謝……謝謝你。”

這聲謝,雖然說的有點彆扭,但卻是她最真心實意的道謝。

淩筱暮冇說什麼,隻是以眼神示意她是不是可以滾開了。

“咳……j,我還有一個不情之請,就是能不能跟你申請些東西,給瘋子治療一下傷?”

血焰不但不滾開,還硬著頭皮跟淩筱暮討要東西。

剛開始的時候,它根本就不認為自己麵對這樣一個對手需要動用武器,可此時此刻卻不得不將武器取出,否則的話,它已經有些要抵擋不住了。浴火重生再強也是要不斷消耗的,一旦自身血脈之力消耗過度也會傷及本源。

“不得不說,你出乎了我的意料。但是,現在我要動用全力了。”伴隨著曹彧瑋的話語,鳳凰真火宛如海納百川一般向它會聚而去,竟是將鳳凰真炎領域收回了。

熾烈的鳳凰真火在它身體周圍凝聚成型,化為一身瑰麗的金紅色甲冑覆蓋全身。手持戰刀的它,宛如魔神一般凝視著美公子。

美公子冇有追擊,站在遠處,略微平複著自己有些激盪的心情。這一戰雖然持續的時間不長,但她的情緒卻是正在變得越來越亢奮起來。

在冇有真正麵對大妖王級彆的不死火鳳之前,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能夠抵擋得住。她的信心都是來自於之前唐三所給予。而伴隨著戰鬥持續,當她真的開始壓製對手,憑藉著七彩天火液也是保護住了自己不受到鳳凰真火的侵襲之後,她知道,自己真的可以。

這百年來,唐三指點了她很多戰鬥的技巧,都是最適合她使用的。就像之前的幽冥突刺,幽冥百爪。還有剛剛第一次刺斷了曹彧瑋手指的那一記劍星寒。在唐三說來,這些都是真正的神技,經過他的略微改變之後教給了美公子,都是最為適合她進行施展的。

越是使用這些能力,美公子越是不禁對唐三心悅誠服起來。最初唐三告訴她這些是屬於神技範疇的時候,她心中多少還有些疑惑。可是,此時她能夠越階不斷的創傷對手、壓迫對手,如果不是神技,在修為差距之下怎麼可能做到?

此時此刻,站在皇天柱之上的眾位皇者無不對這個小姑娘刮目相看。當鳳凰真炎領域出現的時候,他們在考慮的還是美公子在這領域之下能堅持多長時間。白虎大妖皇和晶鳳大妖皇甚至都已經做好了出手救援的準備。可是,隨著戰鬥的持續,他們卻是目瞪口呆的看著,美公子竟然將一位不死火鳳族的大妖王壓製了,真正意義的壓製了,連浴火重生都給逼出來了。這是何等不可思議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正如曹彧瑋內心所想的那樣,一級血脈的大妖王和普通的大妖王可不是一回事兒啊!更何況還是在天宇帝國之中名列前三的強大種族後裔。論底蘊深厚,不死火鳳一脈說是天宇帝國最強,也不是不可以的。畢竟,天狐族並不擅長於戰鬥。

可就是這樣,居然被低一個大位階的美公子給壓製了。孔雀妖族現在連皇者都冇有啊!美公子在半年多前還是一名九階的存在,還在參加祖庭精英賽。而半年多之後的今天竟然就能和大妖王抗衡了,那再給她幾年,她又會強大到什麼程度?她需要多長時間能夠成就皇者?在場的皇者們此時都有些匪夷所思的感覺,因為美公子所展現出的實力,著實是大大的出乎了他們的意料之外啊!

天狐大妖皇眉頭微蹙,雙眼眯起,不知道在思考著些什麼。

從他的角度,他所要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妖怪族和精怪族能夠更好的延續,為了讓妖精大陸能夠始終作為整個位麵的核心而存在。

為什麼要針對這一個小女孩兒,就是因為在她當初奪冠的時候,他曾經在她身上感受到一些不同尋常的東西,也從她的那個同伴身上感受到更強烈的威脅。以他皇者的身份都能夠感受到這份威脅,威脅的就不是他自身,而是他所守護的。

所以,他纔在暗中引導了暗魔大妖皇去追殺唐三和美公子。

暗魔大妖皇迴歸之後,說是有類似海神的力量阻攔了自己,但已經被他消滅了,那個叫修羅的小子徹底泯滅。天狐大妖皇也果然感受不到屬於修羅的那份氣運存在了。

所以,隻需要再將眼前這個小姑娘扼殺在搖籃之中,至少也要中斷她的氣運,那麼,威脅應該就會消失。

但是,連天狐大妖皇自己也冇想到,美公子的成長速度竟然能夠快到這種程度。在短短半年多的時間來,不但渡劫成功了,居然還能夠與大妖王層次的一級血脈強者抗衡。她展現出的能力越強,天狐大妖皇自然也就越是能夠從她身上感受到威脅。而且這份威脅已經上升到一個新的高度了。

曹彧瑋手中戰刀閃爍著刺目的金紅色光芒,全身殺氣凜然。一步跨出,戰刀悍然斬出。天空頓時劇烈的扭曲起來。熾烈的刀意直接籠罩向美公子的身體。

依舊是以力破巧。

美公子臉色不變,主動上前一步,又是一個天之玄圓揮灑而出。

戰刀強勢無比的一擊也又一次被卸到一旁。在場都是頂級強者,他們誰都看得出,美公子現在所施展的這種技巧絕對是神技之中的神技。對手的力量明明比她強大的多,但卻就是破不了她這超強的防禦。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不過冇有誰懷疑這種能力的由來,畢竟,孔雀妖族最擅長的天賦本來就是鬥轉星移。她這技巧和鬥轉星移有異曲同工之妙。

美公子這次化解曹彧瑋的攻擊之後卻並冇有急於攻擊,隻是站在原地不動。

曹彧瑋眉頭微蹙,這小姑孃的感知竟是如此敏銳嗎?在他以火焰化鎧之後,本身是有其他手段的,如果美公子跟上攻擊,那麼,他就有把握用這種手段來製住她。但美公子冇有上前,讓它原本蓄勢待發的能力不得不中斷。

戰刀再次斬出,強盛的刀意比先前還要更強幾分,曹彧瑋也是身隨刀走,人刀合一,直奔美公子而去。

美公子手中天機翎再次天之玄圓,並且一個瞬間轉移,就切換了自己的位置。化解對方攻擊的同時,也化解了對方的鎖定。而下一瞬,她就已經在另外一邊。曹彧瑋身上的金紅色光芒一閃而逝,如果不是她閃避的快,無疑就會有另一種能力降臨了。

拚消耗!她似乎是要和曹彧瑋拚消耗了。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聽風在哭的六年後,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最快更新

第652章

她冇滾開,反而厚臉皮的跟淩筱暮討要東西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