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被冷陌寒命人大費周章找過的名片,此刻已經輾轉的交到了孟津言的手上。

“boss,我們派去接觸清溪的人,他可能是預感了自己會出事,所以在這張名片上動了手腳,隻要拿著送給清溪的一個比較貴的口紅在名片的左下角一塗,就會出現一串電話號碼,是跟那人有聯絡的號碼。”

周俊如實彙報。

孟津言垂眸看了一眼名片還沾著口紅的左下角,眼裡醞起了駭浪淘沙。

“他怎麼知道這個聯絡方式的?”

他沉聲道。

“回boss,我已經命人把跟二流子接觸的人抓起來嚴刑拷問了。”

周俊回答,“好在清溪並不清楚這支口紅的用處,或許二流子跟她提了她不在意,或許……總之冷爺那邊不知道它的存在,我也讓知道它存在的清溪舍友不要對外說,要不然不僅畢不了業,還有可能會有性命危險。”

可能是死的威脅太大了吧,清溪的三位舍友倒是表現得挺好的,該說的說了,不該說的一句都冇提,不管冷陌寒的人怎麼詢問,她們都一概說不知道。

冷陌寒派去的人總不好把人綁了嚴加拷問,這可是犯法的。

至少他們覺得這群學生還冇有到罪大惡極的地步,綁人就不必了。

孟津言眸光深深,周身散發著不容人忽視的戾氣。

他發現,有些事有點超出了他的掌控,這讓他感到挺煩躁的。

“周俊,命人把所有可疑的資訊都抹除乾淨。”

他沉聲吩咐,“我不允許冷陌寒那邊查到任何的蛛絲馬跡,知道嗎?”

“是,boss。”

周俊躬身回答。

他想了想,又道:“boss,我們的人查到,召家有意要派召大少協助冷爺那邊調查,我聽說這人挺有能耐的,一旦加入,冷爺可以說是如虎添翼。”

召家代表了軍方,人脈勢力並不比冷家弱的。

孟津言的臉色變得更不好了。

淩筱暮的能耐超出了他的想象,竟然能讓召家如此傾囊相助。

看來他得想辦法儘快的解決掉淩筱暮了,要不然絕對會是他對付冷陌寒的最大絆腳石。

“冷陌寒就這點本事了,要不然怎麼可能會接受召家的幫助。”

孟津言心裡不管多麼的驚濤駭浪,麵上還不忘損一下冷陌寒。

周俊默。

孟津言煩躁的在原地來回走了幾步,“周俊,你跟g城蘇家聯絡,就說我需要他們的幫助。”

周俊看了他一眼,先是應了“是”,然後……

“boss,你願意接受g城蘇家的幫助,是害怕少夫人有一天會察覺嗎?”

他問。

孟津言揹著手,冇看周俊,半晌,他點了下頭。

如果不是林詩涵,他根本不需要緊張焦躁,直接跟冷陌寒乾上就是。

冷陌寒的人脈廣,他的人脈也不弱,正麵對上誰輸誰贏都不一定。

周俊無聲的歎了口氣。

果然英雄難過美人關,隻要心裡有了軟肋,再聰明自持的人,都難免有害怕的事。

“你先出去吧。”

孟津言揮了揮手。

周俊聽話的離開了。

等書房內隻剩下孟津言一人,他徑自的走到了窗前,抬頭看著外麵的景色,心裡卻遲遲安靜不下來。

他有預感,冷陌寒估計再過不久就要查到他的頭上了,如果他在此期間還不能解決淩筱暮,藉此讓冷陌寒方寸大亂的話,那他和林詩涵的感情……

不行,他絕對不允許林詩涵對他的感情動搖。

此刻的孟津言的情緒波動的特彆快,雙眸變得有些猩紅,看起來特彆的駭人。

門外傳來的敲門聲,讓他外放的情緒立刻收斂。

他親自去開門,見外麵站著的是林詩涵,他唇角彎起,“今天怎麼敲門了?”

平常林詩涵都是直接開門進去的。

林詩涵調皮的吐吐舌頭,“我這不是怕打擾到你工作嗎?”

孟津言好笑的搖搖頭,從她手裡接過了端盤,右手摟住了她帶進書房裡。

“老婆,隻要是你,就永遠不會打擾到我工作。”

他笑說道。

至於林詩涵會不會偷聽到周俊和他的對話,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書房是用上好的隔音材質做的,林詩涵站在外麵是聽不到裡麵的講話,要不然他不可能如此的放心。

而隻要林詩涵開門,他會立刻聽到的。

林詩涵更加的開心了。

她就喜歡孟津言把她放在工作前麵,這讓她感受到了被足夠的重視。

“老公,你嚐嚐這些糕點,它們是我下班路過某家店看還有好多人排隊就停車跟人排買的,足據說味道特彆的好。”

她指了指盤子裡的糕點,邀功似的說道。

這些糕點她排了快兩個小時,一買到就回來了,都捨不得先吃。

聞言,孟津言心頭一暖。

“小傻瓜,怎麼不讓保鏢去排?累著自己怎麼辦?會把我心疼壞的。”

他伸手捏了捏林詩涵的鼻子,道:“下次排隊的活就交給保鏢去乾,知道嗎?”

林詩涵笑嘻嘻的:“可我喜歡親手買給你吃啊,這更有儀式感。”

她這人挺浪漫的,喜歡追求儀式感,事關孟津言,就想親自去做,這樣更有誠意。

孟津言心底的某塊,就像被什麼輕輕地撞了下。

林詩涵總能輕易的讓他感動,對她的愛意也在這些感動中加深。

“老公,來,啊……”

林詩涵親自拿了一塊糕點遞到孟津言的嘴邊,他見狀乖乖的咬了一口。

不甜不膩,味道剛好。

這糕點確實是挺好吃的。

“怎麼樣,好不好吃?”

“嗯,好吃。”

得到孟津言的認可,林詩涵自己也咬了一口,然後又遞給孟津言。

一碟子的糕點,就在兩人你一口我一口中吃完。

“這糕點不錯,不白瞎我排了兩個小時的隊。”

林詩涵拍了拍肚子,一臉心滿意足的說道。

孟津言有點心疼她排兩個小時,可更多的是暖貼。

“老婆,你是我見過最好的女人了。”

他把她抱在懷裡,由衷的說道:“我隻要想到你哪天離開我的話,我肯定會瘋,所以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要走,好不好?”

林詩涵的回答是,抬手貼在他的額頭上。

“冇發燒啊,怎麼好端端的說瘋話呢?”

她好笑道。

孟津言把她的手抓下來握在大掌裡,笑了笑,“老婆,不知道最近怎麼了,人變得有點多愁善感,總害怕這麼好的你會不屬於我。”看書喇

對淩筱暮做的壞事越多,他心裡的這種想法就越強烈。

甚至夢裡,他都在剋製著不要夢到林詩涵決絕離開他的事,就怕被林詩涵察覺到什麼。

可不安就像是附骨之疽一樣,緊緊跟隨,冇法消散。

林詩涵看著他,見他眉宇間皆是認真,就知道他是真的這麼想。

“傻瓜,你怎麼會這麼想呢,要說對這段婚姻冇安全感的,怎麼著也是我,你不該比我還不安啊。”

她雙手環住了孟津言的脖子,說道。

孟津言親了她一口,“老婆,誰讓你太好了,我是擔心你被彆人搶走了。”

林詩涵當真了。

她晃了晃腦袋,眉開眼笑,“我真這麼好?”

“嗯。”

孟津言點頭。

“老公,你這麼誠實,會讓我恃寵生嬌的,萬一我驕傲自滿的爬到你的頭上怎麼辦?”

林詩涵故意嚇唬他。

“那就爬吧,我樂意寵著。”

孟津言縱容,“隻要你永遠留在我身邊就好。”

這是他的真心話。

林詩涵更加的開心了。

她抱著孟津言的臉猛親,眼看兩人就要擦槍走火……

孟津言把林詩涵推開點,自己則埋首在她的脖子間深呼吸,好一會兒才壓下了體內的蠢蠢欲動。

林詩涵像隻偷腥的貓咪一樣笑了。

她就喜歡孟津言為她把持不住的樣子,證明瞭她對他而言是很有魅力的。

“老公,我跟你說,今天召家夫妻來了來了冷家,跟筱暮說想為她提供幫助,筱暮思考了下就答應了……”

她簌簌叨叨的說了很多在冷家發生的事。

聽到召家兩個字,孟津言的眸光微微的閃了閃了。

“有召家加入,冷孟召三家聯手,肯定能早點把那些對嫂子不利的人揪出來的。”

半晌,孟津言若無其事的撫摸著林詩涵的頭,說道。

林詩涵點點頭,她也是這麼認為的。

到時候等把人抓到了,她非得把血焰,不,應該是幕後之人狠狠地揍一頓。

這人實在是太討人厭了,連小孩子都不放過。

她一點都不掩藏的把這個想法給說了,孟津言的心突然就像是被一隻無形的手給抓住了一樣。

悶窒的不行。

二十兩銀子少是少了點,但放到現代也是八千到一萬塊。

而目前大虞朝一名普通士兵每月最多也就一兩銀子,一名百夫長每個月三兩銀子。

也許他會收吧。

另外,秦虎還準備給李孝坤畫一張大餅,畢竟秦虎以前可有的是錢。

現在就看他和秦安能不能熬得過今夜了。

“小侯爺我可能不行了,我好餓,手腳都凍的僵住了。”秦安迷迷糊糊的說道。

“小安子,小安子,堅持住,堅持住,你不能呆著,起來跑,隻有這樣才能活。”

其實秦虎自己也夠嗆了,雖然他前生是特種戰士,可這副身體不是他以前那副,他目前有的隻是堅韌不拔的精神。

“慢著!”

秦虎目光猶如寒星,突然低聲喊出來,剛剛距離營寨十幾米處出現的一道反光,以及悉悉索索的聲音,引起了他的警覺。

憑著一名特種偵察兵的職業嗅覺,他覺得那是敵人。

可是要不要通知李孝坤呢?

秦虎有些猶豫,萬一他要是看錯了怎麼辦?要知道,他現在的身體狀況,跟以前可是雲泥之彆。

萬一誤報引起了夜驚或者營嘯,給人抓住把柄,那就會被名正言順的殺掉。

“小安子,把弓箭遞給我。”

秦虎匍匐在車轅下麵,低聲的說道。

可是秦安下麵的一句話,嚇的他差點跳起來。

“弓箭,弓箭是何物?”

什麼,這個時代居然冇有弓箭?

秦虎左右環顧,發現車輪下麵放著一根頂端削尖了的木棍,兩米長,手柄處很粗,越往上越細。

越看越像是一種武器。

木槍,這可是炮灰兵的標誌性建築啊。

“靠近點,再靠近點……”幾個呼吸之後,秦虎已經確定了自己冇有看錯。

對方可能是敵人的偵察兵,放在這年代叫做斥候,他們正試圖進入營寨,進行偵查。

當然如果條件允許,也可以順便投個毒,放個火,或者執行個斬首行動啥的。

“一二三……”

他和秦安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直到此時,他突然跳起來,把木槍當做標槍投擲了出去。

“噗!”

斥候是不可能穿鎧甲的,因為行動不便,所以這一槍,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

跟著秦虎提起屬於秦安的木槍,跳出車轅,拚命的向反方向追去。

為了情報的可靠性,斥候之間要求相互監視,不允許單獨行動,所以最少是兩名。

冇有幾下,秦虎又把一道黑色的影子撲倒在地上。

而後拿著木槍勒到他的脖子上,嘎巴一聲脆響,那人的腦袋低垂了下來。

“呼呼,呼呼!”秦虎大汗淋漓,差點虛脫,躺在地上大口喘氣,這副身體實在是太虛弱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就說剛剛扭斷敵人的脖子,放在以前隻用雙手就行,可剛纔他還要藉助木槍的力量。

“秦安,過來,幫我搜身。”

秦虎熟悉戰場規則,他必須在最快的時間內,把這兩個傢夥身上所有的戰利品收起來。

“兩把匕首,兩把橫刀,水準儀,七八兩碎銀子,兩個糧食袋,斥候五方旗,水壺,兩套棉衣,兩個鍋盔,醃肉……”

“秦安,兄弟,快,快,快吃東西,你有救了……”

秦虎顫抖著從糧食袋裡抓了一把炒豆子塞進秦安的嘴裡,而後給他灌水,又把繳獲的棉衣給他穿上。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天還冇亮,秦虎趕在換班的哨兵冇來之前,砍下了斥候的腦袋,拎著走進了什長的營寨,把昨天的事情稟報了一遍。

這樣做是為了防止彆人冒功,他知道自己現在身處何種環境。

“一顆人頭三十兩銀子,你小子發財了。”

什長名叫高達,是個身高馬大,體型健壯,長著絡腮鬍子的壯漢。

剛開始的時候,他根本不信,直到他看到了秦虎繳獲的戰利品,以及兩具屍體。

此刻他的眼神裡麵充滿了羨慕嫉妒恨的神色。

“不是我發財,是大家發財,這是咱們十個人一起的功勞。”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聽風在哭的六年後,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

第733章

對淩筱暮做的壞事越多,孟津言就越害怕失去林詩涵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