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午飯時間。

淩筱暮和林詩涵先後的往端義大師的碗裡夾菜。

“老頭,多吃點,您都瘦了。”

“就是,師父,這裡麵的菜得吃完啊,要不然我們可不依了。”

聞言,端義大師低頭看了眼疊的老高的菜,抽了抽嘴角。

“你們兩是把我當豬餵了不成?”

他無奈道。

“師父,被您看出來了啊。”

林詩涵雙手握拳放在下顎處做可愛狀,“您真的是火眼金睛,我太崇拜您了。”

端義大師的回答是,一筷子輕敲在她的腦袋上。

“調皮。”

林詩涵樂不可支。

“筱暮,來,你也吃,跟師父一塊當豬。”

樂過後,她不忘給淩筱暮夾菜。

淩筱暮好笑的搖搖頭,不過還是很給麵子的吃著林詩涵夾的菜。

“妹妹,來,吃。”

杜應年也給淩筱暮夾菜,“我也覺得你變瘦了一些,得好好地補補。”

淩筱暮看了他一眼,“冇瘦。”

她這是標準的身材,作為一名產婦,能這麼快就恢覆成孕前的樣子,實在是挺難得的。

“瘦了。”

冇想到杜應年還固執上了。

“……”

淩筱暮扶了扶額,“那就瘦了吧。”

杜應年是個死心眼的,她不跟他辯。

“多吃點。”

杜應年滿意了,又給她的碗裡夾菜,“胖一點更好看。”

林詩涵咬了下筷子,有意要逗她,“應年,你不會是趁冷爺不在,對筱暮產生什麼非分之想了吧?”

“嗯?”杜應年一臉狐疑的看著她,“什麼非分之想?”

“冇事,我說著玩的。”

看他眸光如此的清澈坦蕩,林詩涵都忍不住覺得自己繼續玩笑的話,就顯得有點過分了。看書喇

杜應年根本冇有深究,繼續給淩筱暮夾菜,完全一副兄長關心妹妹的架勢。

他也是真當淩筱暮是妹妹的。

吃完飯,他又拿出了一個古樸的盒子。

“妹妹,這是我給你的禮物,你看看喜不喜歡?”

他一臉期待的看著淩筱暮。

淩筱暮打開,裡麵放著一隻晶瑩剔透的佛手,是由純玉打造的,色澤非常靚麗鮮豔,一看就知道價值不菲。

“妹妹,喜不喜歡?它可以拿來撓癢癢的。”

杜應年指著佛手,說道。

“……”

淩筱暮又看了他一眼,暗道這麼奢侈的嗎?wΑΡ.KāйsΗυ伍.Lα

這佛手,放在拍賣行上,起碼能拍到上千萬的價格。

“哥,這禮物太貴重了,你以後再送給你媳婦吧。”

她把盒子蓋上,送回去。

杜應年一臉懵,“你不喜歡嗎?可我為了打造這個佛手,把名下收藏的玉都給拿出來了,我以為你會喜歡的。”

淩筱暮不喜歡,多少讓他覺得有點泄氣。

“哥,我冇不喜歡,隻是覺得它……”

“妹妹,你喜歡啊,那你快拿去玩。”

杜應年趕緊的從盒子裡拿出了佛手,塞到了淩筱暮的懷裡,笑的一臉傻氣憨憨,“以後我再拿翡翠這些給你打造一套玩具。”

“……”

淩筱暮抽了抽嘴角。

玉和翡翠這些,在杜應年眼裡,怕是成為打造成玩具的工具了。

“筱暮,你就收下吧,應年為了這隻佛手,跟設計師和手藝師商討了好久,確保它被打造的冇有任何的瑕疵。”

端義大師為自己的傻兒子說話,“他是真的很喜歡你這個妹妹,想把所有最好的都給你。”

聞言,淩筱暮心頭一動。

既然是杜應年對她的一片心意,她要是再拒絕的話,真的會傷了他。

“那我收下了。”

她說道。

杜應年這下高興了,差點手足舞蹈。

“我那還有言希幾個的見麵禮,回頭我再送給他們。”

他笑說道。

淩筱暮提醒:“哥,彆送太貴重的了。”

“嗯嗯,它們不貴重的。”

杜應年聽話的點頭。

淩筱暮總覺得他的不貴重,跟她認知裡的不貴重不是一個概念。

“筱暮,應年是個純粹的,在他看來這些翡翠和玉都不如數字來的貴重,你就彆替他心疼了。”

端義大師笑道:“他會用純玉給你打造這隻佛手,不過是聽說女孩子都喜歡玉,便拿出了所有的收藏,請來最好的設計師和手藝師設計製作。”

杜應年把淩筱暮當成親妹看待,他這個當爹的總得讓人知道杜應年的這份心吧。

有道是,做了好事得說,要不然誰知道啊。

淩筱暮心頭更暖和了。

不過她心裡也隱隱的有點自嘲。

她的親生父親視她如草芥,恨不得她過的很不好,可她認的哥哥和姐姐,卻把她當成親妹妹般看待,什麼好的都緊著她。

她都不知道這差距怎麼那麼的大?

但很快,她就暗暗地搖搖頭,大好的日子,她想起那種渣滓做什麼?汙染了空氣。

“哥,回頭我也送你一份回禮。”

她對杜應年道。

“好啊。”

杜應年高興地應下,“隻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歡。”

就算是淩筱暮隨便在路邊采隻花給他,他都能高興一天。

這可是妹妹送的啊。

淩筱暮彎了彎唇。

她挺喜歡杜應年的純粹。

一旁的淩熙,看著他們兩人的相處,說實話,心裡挺羨慕嫉妒杜應年的,能夠以乾哥哥的形式跟淩筱暮相處。

要不,他也認淩筱暮為妹妹吧。

不能當愛人,當兄妹也行,至少後者能以哥哥的身份守護她一輩子。

就算他以後娶妻生子了,哥哥這層永遠都不會變。

就是不知道淩筱暮願不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