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景墨眼神死死盯著眼前的原田拓真,他已經對他的挑釁忍無可忍。

在裁判宣佈第一回合開始時,原田拓真便主動發動攻擊,他出招極狠,直接攻擊戰景墨的麵門。

戰景墨偏頭躲閃,險險撇過。

兩人在身高體重上是有懸殊和差距的,戰景墨年僅5歲,而原田拓真已經8歲。

在兩人交手的時候,就能看出來,戰景墨要比原田拓真喪失一些優勢,暫時隻能以防禦為主。

台下的觀眾們都在為兩人加油叫好,支援戰景墨的人占大多數,畢竟他代表的是華國隊。

林初瓷看著場上兩個孩子的比拚,有些擔心,“那個島國的小子挺厲害的。”

“我們兒子也不差。”戰夜擎對自己的兒子比較有信心。

戰明月很操心,“那個大個子比我侄子高出一個頭,他們力量懸殊有點大吧!就算最後他贏了我侄子也不光彩啊!”

沈湛道,“這是冇辦法的事,比賽是按年齡段來分的。年齡大的確實占優勢,但誰說年齡小的就不能反敗為勝?我覺得墨寶很有潛力。”

坐在他們旁邊的沐靈芸顯得有些激動,“現在的小孩子都這麼厲害的嗎?初瓷姐的墨寶太牛了吧!我賭他能贏。”

“我也希望墨寶獲勝,好好教訓一下島國選手。”禦澤西也道。

第一個回合結束,原田拓真以身高腿長的優勢,成功的將戰景墨踢出圈,獲得比分。

宣判宣佈間歇休息時,戰景墨回到斐洛的身邊,斐洛抓緊時間和他說對方招式上的漏洞,讓他注意防範,對方也一樣,原田拓真的教練也在教他如何一擊獲勝。

“墨寶加油!”

“紅隊加油!”

場下都是在為兩個孩子加油的聲音,休息結束,第二個回合開始,兩個小選手再次站在擂台上。

裁判宣佈開始後,兩個選手再次對打起來,原田拓真的實力確實很強,戰景墨在第二回合裡,依舊冇有占到任何優勢。

他被原田拓真按在地上,原田拓真嘲笑他,“矮冬瓜,你打不過我的。”

戰景墨輸了第二回合,台下的觀眾們都為他捏著一把汗,看來他還是年紀太小,不是對方的對手。

第三回合,戰景墨開始發力,小拳頭打得原田拓真連連後退,眼看著對方快要退到界限外,這時原田拓真拳頭縫隙裡好像夾了什麼尖銳的東西,紮向戰景墨。

戰景墨吃痛收拳,而原田拓真卻趁機將他踢出界限外,裁判判戰景墨輸。

“他耍陰的。”

戰景墨向裁判投訴,裁判對原田拓真進行檢查,但是冇有發現任何尖銳物品。

原田拓真結束時,得意的朝戰景墨搖頭示威,戰景墨看著自己手背上的出血點,心裡非常氣憤,可是又很無奈。

一共六個回合,戰景墨輸了三個回合,要想贏得這次的比賽,就得保證接下來三個回合全贏,這對他來說,已經很懸了。

原田拓真勝券在握,他接下來隻需要再打贏一次,就可以獲得這次的比賽冠軍。

接下來他可以不用任何輔助武器都行,趁著喝水的空隙,他吐出藏在嘴巴裡的尖釘,冇有任何人發現他剛纔作弊。

斐洛怕戰局影響戰景墨,安慰他,“墨寶,我們重在參與,贏不贏第一都無所謂,要記住,接下來你得變換招式,讓他摸不清你的招式,你纔有機會反敗為勝。”

“我明白。”

再次站在擂台上,戰景墨比剛纔還要沉穩,他已經知道對方擅於玩陰的,而他要想辦法突破自己的招式。

第四個回合開始,原田拓真發動攻擊,戰景墨擾亂對方的招式,讓他摸不著頭腦。

在時間快要結束時,快速閃身,從背後出擊,一腳將原田拓真踢出了界限,終於獲得本局的勝利。

“太好了!”

“好!打得好!”

場館下的人都站起來為戰景墨叫好,大家都想不到連輸三個回合的小傢夥在本輪的表現如此精彩。

第五個回合,原田拓真依舊冇有把戰景墨放在眼裡,剛纔輸給他,全是意外。兩人再次打起來,原田拓真還像先前那樣進攻,但是戰景墨早就換了策略。

他以靈巧矯健的身姿躲避攻擊的同時,也迅速出擊,打得原田拓真措手不及。

第二次被踢出界限外時,裁判宣佈本輪是戰景墨獲勝。

原田拓真狠狠的盯了一眼戰景墨,兩人各自回到位置上,和自己的教練溝通。

斐洛對戰景墨豎起大拇指,“好樣的墨寶,四兩撥千斤,很不錯,要保持下去。但最後一輪,對方肯定會拿出所有,你要再次變換策略,以退為進,最後攻擊要害。”

“我知道了。”

最後一個回合開始,原田拓真押上了所有,他使出最大的力氣,爭取想用最短時間把戰景墨給打出局。

這是最後一個決勝局,他要戰勝戰景墨,才能拿下冠軍。

可是不管他怎麼打,戰景墨都在場上轉悠,主要以防禦為主,他的神出鬼冇,讓原田拓真完全摸不著頭腦。

“矮冬瓜,彆跑!來打呀!”

戰景墨做出一個衝刺的動作,朝原田拓真衝去,原田拓真揮起重重的拳頭想要給他致命一擊。

但誰也冇想到,戰景墨在快要貼上原田拓真的時候,忽然閃電般閃身,繞至對方身後的同時,手臂勾住他的脖子,將原田拓真快速放倒在地,朝他臉上一拳又一拳,連砸數拳。

他真是恨極了原田拓真,今天想把他砸個麵目全非,一雪前恥。

在時間結束時,戰景墨是被裁判拖開的,比賽宣佈結束,獲勝者是戰景墨。

裁判舉起他的小手,全場都站起來為他歡呼。

“哥哥好棒啊!”

“墨寶是第一咯!”

“兒子太棒了!”

林初瓷和大家們全都起身為戰景墨歡呼叫好,在場的人都覺得戰景墨輸的可能性比較大,但冇想到最後幾個回合他能完美的反敗為勝。

斐洛衝上擂台,抱起戰景墨,戰景墨舉起小手,看向台下爸媽家人所在的位置,朝他們揮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