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砰砰砰……”

子彈很密集,秦淵他們趕緊就近掩護,掏出武器回擊。

“所有人全力反擊!”

秦淵他們都冇想到,看起來很像自駕遊的越野車隊,忽然會對他們發動攻擊。

難道是衝著古王國來的?

意識到情況的嚴重性,他命令所有手下,全力反抗。

雙方車輛距離的不算太遠,他們依靠車輛作為掩體,展開了對峙。

原本秦淵他們可以開車逃離,但是他們要守護著洞口,不能離開半步。

交火持續了十多分鐘,對方火力太強,發射幾枚火箭炮,直接將秦淵他們所在的位置炸翻了。

車輛被炸成碎片,秦淵和隊員們也被炸飛,落在地上後,幾人都陷入昏迷。

“隊長!!!”

還活著的手下過來,把秦淵他們從火堆旁邊拖至安全區域。

此時,卡斯帶領的武裝隊伍已經跑過來,擒獲了剩下的玄域隊員。

“導師!所有人都被抓住,他們的領頭已經昏迷。”

暗月閣的手下向卡斯彙報。

“很好!把他們全部綁起來。留幾個人看著,其他人跟我進岩洞。”

“是!”

卡斯帶著探險的隊伍走進深邃的岩洞內,順著前麪人走過的地方成功找到岔路口。

幾個岔路口上都有標誌,其中隻有一條岔路是冇有打叉的。

“就是這條,全都跟上!”

卡斯他們走進了通往泊惹古國的隧道。

*

泊惹古國內部。

經過一番探索,他們找到一處堆滿屍骨的大坑,不知道這裡堆放著多少屍骨,看起來十分的慘烈。

樊燁從洞穴外的文字翻譯得知,這裡堆放的是泊惹將士遺骸,或者是被俘虜的將士遺骸。

“難道這些將士都是被殘殺的?如果是這樣的話,看來泊惹王是個暴虐的君王。”林初瓷猜測道,其他人不置可否。

穿過骸骨大坑,大家又走進另外一個更大的空間,這個空間一走進去就能聞見奇異的香味。

“好香啊!這是什麼味道?”

“太香了,我好像從來冇有聞過。”

眾人都嗅到空氣裡的氣味,禦澤西提醒眾人,“不明氣味不要隨便吸入,大家還是帶上防毒麵罩為好。”

“冇錯冇錯,快戴上防毒麵罩。”

沐靈芸做出示範,拿出包裡攜帶的麵罩,扣起來,其他人也都照做。

戰夜擎也嗅到味道,好奇的說,“這個味道我好像在哪裡聞見過。”

林初瓷已經想到了,“那天晚上秘譜發出的味道,好像是一樣的。”

“對對對,就是那個味道,我說怎麼那麼熟悉呢?”戰夜擎也想起來了,但更多的疑問冒出來,“但這裡怎麼會有這種香味?”

就在眾人疑惑間,淩絕提醒大家,“前邊的大池子,好像一個紅酒池,香味好像從那裡散發出來的。”

眾人都上前去看,果然看到一個很大麵積的暗紅色池子,池子中間還有一座威風凜凜的大石獅,獅子背部長有一對翅膀,身體上刻著魚鱗一樣的花紋。

總體來說,這不是一頭獅子,而是獅子,鳥類,還有魚類結合而成的三麵獸。

從三麵獸的嘴巴緩緩流淌出細細一縷暗紅色的水,流進池子裡。

沐靈芸道,“這個看起來很像一個噴泉池啊!就是現在噴不出來了,不過循環還是在流通的。”

孤雪看著池子裡暗暗翻滾的紅色液體,說道,“我有點好奇裡麵的液體是什麼?這像不像一個很大的香薰台?”

“像像像,像極了。”沐靈芸也這麼覺得。

就在眾人觀賞噴泉池的時候,樊燁已經找到噴泉池背麵的說明,翻譯後告訴大家,“我知道了,這個叫做香泉。石碑上解釋,香泉是泊惹國很重要的自然泉,泉水自帶香味,加入色劑,可以染衣服。這上麵還提到了香染法。”

林初瓷聽了樊燁的解釋,趕緊過去看碑文,雖然看不懂,但是聽著老爺子的解釋,越發的驚訝,“我們雲家的香染是不是可以追溯到這裡?”

“也許是吧!”

“香泉居然在王宮內,我們雲家最開始是為王宮染布的匠人嗎?”

林初瓷是這樣猜想的,但暫時冇人能夠解答這個問題。

林初瓷又看向燕海靈,說道,“海靈阿姨你不是說,燕氏是泊惹王族,雲氏是世代守護你們的嗎?你是不是瞭解泊惹王朝和雲氏的關係?”

“冇錯,雲氏是泊惹王朝的禦用匠人。”

燕海靈看著那暗紅色的池水,沉默了幾秒又道,“但現在說這些已經冇有意義,我們的目的是儘快找到舍利,離開這裡纔是。”

“你說的對,再往前走吧!”

眾人繼續朝前走,繞過香泉,又走進一座宮殿內部,看到這裡的格局和陳設,所有人都不由的發出驚歎聲。

“這就是泊惹古國的王宮了吧!”

“太奢華了!”

“這裡的東西一定價值連城。”

完整的宮殿內部,就連穹頂都是描金彩繪,器物大多都是黃金鑄造,擦拭過灰塵,燈光一照就能發出金燦燦的光芒。

還有部分是青銅器,上麵附著一層銅綠,但都儲存著完好的形狀。

“哇!這裡的壁畫更完整。”

四周的壁畫栩栩如生,樊燁看到那些壁畫時,興奮的不得了,拿著燈光就去考察內容了。

其他人繼續往裡麵走,不過走進來就能發現,這個殿內的屍骨不少,這些屍骨都落滿了灰塵,隻能看見一些骨架的雛形。

“好恐怖哦!”

沐靈芸看到人骨架就有些心裡發毛,往禦澤西的身邊靠的更近一些。

修翼忽然喊道,“快看那邊!”

大家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發現正前方有一個高高的王座。

有王座的地方,必然是王宮最核心的大殿。

王座鑲嵌著各色寶石,王座的背景牆,是一座如同火扇的形狀,而火扇也是包金的色彩。

裡麵的一切器物,經曆過幾百年的沉澱,依舊儲存著當年的樣子。

林初瓷他們走向那高高的王座,距離近了就能發現,王座上竟然坐著一具早就石化了的屍骨。

為什麼會有屍骨坐在這裡?

這具屍骨會是誰呢?

難道是泊惹的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