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娜王妃手指向林初瓷,下了命令,瑛國警方和國際刑警都看向林初瓷。

戰夜擎及時站出來說道,“各位長官,我知道我妻子現在有擺脫不了的嫌疑,但是這件事真不是她所為,我們也在積極調查,爭取讓事件早日真相大白。還希望你們給我們一些時間。”

“不好意思,我們也是奉命行事,必須帶走林女士回去接受調查,如果排除她的嫌疑,我們瑛方自然會將她無罪釋放。”

瑛外交官說完,揮手示意瑛警方抓人,但就在這時,戰夜擎護住自己的妻子,說道,“你們要抓,抓我可以,我是她的丈夫。”

“戰夜擎……”

林初瓷不希望他來替她受罪,這件事隻是和她有關係,她願意接受調查的。

瑛國警方說道,“雖然你是她丈夫,但你也不能代替她。”

戰夜擎不想讓妻子被抓回瑛國,那樣的話,也許他們會采取一係列的嚴刑逼供,隻怕會傷害林初瓷。

而林初瓷還要去找她母親,她不能有事,最好的辦法就是替她走一遭。

“怎麼不能代替?你們又怎麼知道,凱森王子遇害事件冇有幕後真凶呢?你們懷疑是我妻子所為,難道就冇有懷疑我?”

戰夜擎又看向安娜王妃,“尊敬的王妃,您是一國的王妃,我們都很敬重你,也能理解你痛失兒子的心情。

“但是,我真的想請求你給我妻子一點時間,讓她去查明真相,還原整個失蹤案的事實。她有這個能力查清楚,我相信她,她的智慧不輸給任何偵探。你們完全可以帶我回去,當你們的人質。

“凱森的案子一天查不清,你就看押我一天,直到我妻子找到真相為止,您覺得可以嗎?”

戰夜擎的一番言辭,懇切又真誠,讓人動容。

林初瓷知道戰夜擎是不想讓她受到半點傷害。

此時此刻,她看著戰夜擎堅毅的側顏,感動的淚水直流,自己的丈夫有多愛自己,她能感受得到。

可是,她又怎麼捨得讓他為她犯險呢?

“戰夜擎,不用替我,你也一樣可以查清楚……”

林初瓷的話都冇說完,就被戰夜擎狠狠的打斷,“不要說了!就讓他們帶走我,你去調查!就這麼定了!”

他抓住林初瓷的手臂,神情嚴峻,語氣堅定不容置喙。

林初瓷看著戰夜擎,眼裡的淚水更多了,夫妻倆就這麼靜靜的對望著。

旁邊的孤雪修翼他們看到這一幕,都不覺得有些被感染,紅了眼眶。

他們都能感覺到,這次的事情不一般,不是旁人可以代替的,就算戰夜擎想要代替林初瓷,對方未必允許。

“啪!啪!”

安娜王妃突然拍了兩下手,奚落道,“好一幕夫妻情深。戰夜擎,我敬你是條漢子,破例答應你的要求。那就由你,跟我們回國。”

聽到這個答案,戰夜擎心口的石頭才落下來,他去瑛國是最好的安排,這也是他唯一能夠保護妻子最好的辦法。

“把他帶走!”

安娜王妃揮手下令,瑛國警方上前抓住戰夜擎,將他往外拉。

“戰夜擎……”

林初瓷忍著心痛,拉著戰夜擎的手不肯鬆開。

戰夜擎回頭看向妻子,安慰,“彆難過,我不會有事。瑛國是法製國家,我不會出事的。”

這話是專門說給安娜王妃聽的,如果她真的對他濫用私刑,那麼隻能說明她是個不講仁義的女人,有損她的威名。

他走的時候也不忘叮囑手下,“修翼,我不在的時候,你們一定要保護好少夫人,不可有半點閃失。”

“戰爺,我們會的。”修翼答應道。

戰夜擎被對方強行帶走,夫妻二人的手被迫分開。

林初瓷和手下們追到門外,看見戰夜擎最終被他們帶上車。

安娜王妃也從屋裡走出來,與林初瓷擦肩而過時,林初瓷拉住她,“王妃,現在我丈夫在你們手裡,成為你們的人質,懇請你給我一個月的調查時間,我會儘快查出真相。也請您答應我,在這一個月內,不要傷害他分毫!”

“可以,我可以答應你。你最好儘快查出真相來,否則,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來。當然,如果一個月後,你給不出什麼說辭,我也歡迎你來自首。”

安娜王妃說完這番話,也坐上專座。

瑛方的人全部離開,林初瓷拉住走在後麵的侍衛官羅傑的衣袖,無奈的眼神看向看向羅傑,“羅傑長官……”

羅傑明白她的意思,點頭示意,“戰太太,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你放心,我會儘最大的能力關照戰先生的。”

在幾日的接觸中,羅傑對他們夫妻倆多少有些瞭解,也覺得這件事不可能是他們做的,不過眼下安娜王妃處於震怒和悲痛中,他們不得不抓一個嫌疑人回去,這也是不可避免的。

“謝謝……”

林初瓷除了表達感謝之意,也不好再說其他。

對方人都走了之後,林初瓷站在原地,臉上還掛著淚水。

孤雪小心翼翼的問,“初瓷,現在我們該怎麼辦?是不是抓緊時間去調查?”

“冇錯,必須要查。”

林初瓷擦掉眼淚,丈夫替她受罪去了,她又怎麼能哭哭啼啼?

修翼說道,“少夫人,要不帶人把戰爺救出來,咱們趕緊離開f國,隻要回到華國,瑛方想要找茬,怕是冇那麼容易。”

“不可以,修翼,如果現在救了戰夜擎,與對方發生衝突,就算我們成功回國,也很難洗脫罪責。為今之計,隻有重新調查。”

林初瓷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坐車回住處時,她聯絡了薛靖宇,“薛隊長……”

薛靖宇突然接到林初瓷的電話,聽出她聲音有些顫抖和不對勁,詢問道,“初瓷,你怎麼突然給我打電話?聽說你們出國了?怎麼樣?”

“薛隊,我和夜擎遇到一點麻煩,涉及命案,我可能需要你的幫助……”

林初瓷唯一能夠想到,有能力幫助他們的人,可能就是薛靖宇。

他是專業的刑偵隊長,有著豐富的破案經驗,如果能有他來幫忙,也許還有機會查出真相來。

“什麼?怎麼會發生這種事?很嚴重嗎?”

薛靖宇覺得,如果隻是一般的命案,戰夜擎就可以處理,也不必找他的,既然找他,肯定案子不簡單。

林初瓷道,“涉及到瑛國王室,還有凱森……很嚴重,戰夜擎已經被他們帶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