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初瓷冇有絲毫的畏懼感,她反而笑了笑,“對方的易容給了我很好的啟示,為什麼我們不也易容呢?有靈芸在,我們想變成誰不成?”

沐靈芸興奮的點點頭,“對啊對啊,我可以幫你們改頭換麵,這樣出門就不怕被對方盯上了吧?”

“好主意。現在就開始吧!”禦澤西道。

接下來,眾人回到彆墅住處,在沐靈芸的幫助下,他們一個個都喬裝成新的麵孔出門。

*

另一邊,馬康受傷之後,他們的一切計劃不得不宣佈暫停。

取出子彈的馬康,帶傷將這次的失敗行動反饋給沸城古堡,“閣主,我們行動失敗了。”

得知馬康喬裝的禦澤西混進去就被識破,也在禦震天的預料範圍之內。

“那林初瓷聰明絕頂,識破你還不是小菜一碟。不過,你剛纔說真正的禦澤西也到了f國?”

“是的,閣主。”

禦震天眼神中流露出一抹狠毒,切齒道,“又是他!這小子可真是命大。給我聽好了了,你們務必重新作出行動規劃,抓住林初瓷,乾掉禦澤西那小子。我還會派人手前去支援你。”

“好,屬下明白。”

等到馬康傷勢穩定一些後,當晚他命令人馬前往圍剿之前林初瓷他們入住的彆墅,可是到了那裡才發現,那邊已經人去樓空。

得知這個訊息,馬康心頭有些焦急,但還是下令,“隻要凱森的案子一天冇有解決,他們是不會離開f國的,隻是換了藏身地,你們再去打探,儘快找到他們的下落。”

“是!”

現在馬康覺得,先前貿然聽令去冒充禦澤西,等於是打草驚蛇。

林初瓷他們有了防備,如今全部從明處轉移到暗處,反而不利於他們的行動。

但不管怎樣,馬康還是會想儘一切辦法,完成使命的。

*

從先前的彆墅退出來,林初瓷他們所有人換了住的地方。

安頓下來後,她便聯絡瑛國王室侍衛官羅傑詢問情況。

“喂,戰太太您好。”

羅傑在電話裡很客氣。

“羅傑長官,不好意思打擾你,請問我丈夫夜擎他現在怎麼樣了?”林初瓷揪著一顆心詢問。

“目前戰先生已經被帶回瑛國,我們瑛警方並冇有對他刑訊逼供。不過王室對他的處理態度,爭議很大,我們親王大發雷霆,要嚴懲他,不過王妃和我及時阻攔了他,暫時戰先生冇有生命危險。”

羅傑隻能將事情簡單的告訴他,實際上,戰夜擎被帶回瑛國之後,王室都炸鍋了,官員們分為兩派,一派主張審訊戰夜擎,一派主張直接公開處刑。

王妃雖然因為兒子的事而震怒,但她的理智還在,她冇讓人動戰夜擎,而是在等林初瓷的調查結果。

“多謝你了,羅傑長官。”

林初瓷在電話裡道謝,羅傑道,“冇什麼,我隻是儘我的職責。對了,你們那邊有什麼進展嗎?”

“有了一點眉目,我們已經查到那個電話聯絡凱森的神秘女子,正在追查她的下落,而且我請了專業物證專家,分析推測,凱森極有可能還活著。所以請羅傑長官,一定要幫我和戰夜擎多美言幾句,我也會爭取儘早查明真相,找到王子殿下的。”林初瓷說道。

“好的,我知道了,我會把這些話傳達給王室,也會力保戰先生。”

有了羅傑的擔保,林初瓷的心雖然稍稍放下了一些,但心裡壓力更大。

通話結束後,她隻能讓自己繼續投入到案件的調查中,她知道,羅傑的幾句話說起來很簡單,但是戰夜擎落入對方之手,生命時刻都會受到威脅,她必須要加快腳步才行。

過了兩天,所有收集來的物證,檢測結果出來。

凱森彆墅前撿到的女士香菸頭,成功提取到了dna。

在彆墅外麵用高壓靜電吸附儀提取的腳印,排除了男士的腳印和林初瓷孤雪沐靈芸他們的腳印之外,他們成功鑒彆出一個陌生女性的腳印。

眾人立刻召開小組會議,會議上,袁鼎詳細給大家做出講解。

“根據劃定的壓痕麵積,找出了重壓點,測量出前掌球形壓痕的縱向長度和後跟壓痕的最大縱向直徑。將所得的長度數再乘以五,就可以得到與腳印所有者的相近年齡。”

袁鼎從專業的角度分析之後,得出的年齡數,大概是在30歲左右,和之前找到的那個打神秘電話的女人情況相符。

他繼續說道,“所以說,我們可以判定,嫌疑人打過電話之後,約見凱森的見麵地點是在凱森的住處。我推測這個地點應該是凱森提出來的,那個女人也許比他提前趕到現場。

“我們做過距離上的推測,她打電話的電話亭到彆墅的距離,要比凱森從加尼葉歌劇院到彆墅的距離近一半都不止。那個女人應該是提前到達,等待的過程中,抽了一根香菸。”

專業物證專家分析的結論,足以讓人信服,林初瓷點點頭又問,“查到這是什麼牌子的香菸了嗎?”

袁鼎顯得有些興奮,“戰太太問的好,我們已經查出來香菸的品牌,原產地屬於a國的一款女士特製香菸,也是a國專有的比較有名的香菸品牌,叫做芙蓉牌女士香菸。”

“a國,芙蓉香菸?”

林初瓷震驚,“難道那個女人真是a國人?”

薛靖宇開口道,“目前已經有兩個線索點顯示與a國有關,一是書報亭老闆的口供,二是這香菸的牌子,有區域限製,是不對外出口的,除非是a國人買了隨著海關出境,到了彆國。”

“看來,真有可能和a國有聯絡了。”

林初瓷越想越覺得這件事,極有可能是和易鋒城有關。

除了他,她也想不到還有誰會和她作對。

禦澤西接著往下分析,“如果確定嫌疑人是a國人,那麼他們作案之後極有可能通過特殊途徑將凱森帶回a國,我們現在需要調查的方向得擴大到海關等出境口。”

“冇錯,如果能夠找到那個女人的行蹤,就能斷定凱森的去處。”

林初瓷他們現在方向越發的明確了,不像先前那樣大海撈針的感覺。

a國,矛頭指向a國,看來,她將要麵臨的是一場極其艱钜的挑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