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要找到對方,除了蓋亞這條路之外,還有另一條路。

當初她在傭兵窩裡的,遇到的那個少年。

他也許是這個世界上,唯一一個,知道她當初為什麼離家的人。

找到她,也許就能知道,那個大哥哥的身份。

雲傾走到窗前,看著遠處,中心城高大巍峨的建築。

她與那人,井水不犯河水多年。

貿然找上去,雲傾冇有多大把握,對方會幫她。

但......

無論是幼年時期,那些模糊的記憶碎片,還是這麼多年的隔空對峙,她的直覺都在告訴她,他不是個會趁火打劫的人。

儘管那人的殘忍與強大,整個聯盟都如雷貫耳!

但雲傾就有種感覺,找上他,一定會有“意外之喜”。

雲傾從來都是個果斷的人,她決定了的事情,就一定再猶豫。

雲傾轉身,原本準備去找蓋亞,走出一步,又改了主意。

父親不會同意她尋找那個大哥哥的行為,詢問蓋亞,難保不會讓父親察覺到什麼,從中作梗。

雲傾找出電腦,給紅桃a發了條訊息。

yq:[a,幫我聯絡黑暗帝國那一位,我有事想見他。]

紅桃a:[......為什麼忽然想見了?]

雲傾覺得對方語氣有些異樣,皺了下眉。

yq:[我不能見他?]

紅桃a:[倒也不是,就是覺得很......突然,你之前,不是一直不打算與那位扯上關係嗎?怎麼忽然改主意了?]

yq:[我碰到了一樁難題,有必須見他的緣由,而且......我欠了對方人情,正好趁機還了。]

紅桃a:[......如果你確定的話,我現在就幫你聯絡對方......]

雲傾從對方的語氣中,察覺到了一絲絲詭異。

她想起她與那人之間的過往,仇怨倒是談不上,頂多就是她當年,年少無知的時候,坑了對方一次......

這麼多年過去,對方想來也應該娶了老婆,不至於小氣的,記恨這麼多年吧?

雲傾有點心虛地咳嗽了一聲。

她當年才五歲,表白什麼的,對方應該不至於,真的放在心上纔是......

雲傾按耐住心底,那一丟丟詭異的心虛,發了一條訊息出去。

qy:[確定,幫我聯絡對方。]

想了想,又加了句,[若是對方不肯見我的話,不必勉強。]

與強大相對的,對方的冷漠,也是如雷貫耳。

她與他來說,不過就是個,年幼時期,有過一麵之緣的人,對方不肯浪費時間見她,也是有可能的。

紅桃a:[......安心,他肯定會見你。]

隻是希望,她見到對方的時候,不要受到驚嚇纔是。

雲傾安排好了之後,便關了電腦,走出了臥室。

......

同一時刻,國際醫學院,白鴉接到了一個電話。

紅桃a富有磁性的聲音透過電流傳過來,雌雄莫辨,“有個好,又不太好的訊息,兩位要聽聽嗎?”

白鴉慢條斯理地摘下手上的手套,“她怎麼了?”

“她決定親自去見那一位了,”紅桃a似乎抵了下唇,“當初我調查她那結婚對象時,就提醒過她......但她碰上那個男人,就變得格外寬容......”-